les+f

【老年组】生生

大梁的天子驾崩了,
宫里宫外一片萧瑟,
在这些人中,最伤心的不是他明媒正娶的皇后,也不是他的正统嫡子。
更不是那些跪地痛哭的大臣。
而是他的皇兄,先帝皇子时代的养子,如今的长林王萧庭生。
梁帝出生时,第一眼看见的不是产婆和乳娘,不是他的父皇母后,而是他那时尚且年少的兄长萧庭生。
刚出生的婴儿,哪里会有记忆。
但不论他第一眼看见的是谁,至少从梁帝记事起,他这位名义上的兄长就一直陪着他。

萧庭生还记得萧歆刚出生时,还是皱皱巴巴的一团,连哭声都小小的细声细气的,捧在怀里都怕碎了。
太后温柔的笑着,道
小孩子出生后都是这样的,等他长两天啊,就变漂亮了。
萧庭生懵懂的点点头,低头看着怀中脆弱的孩子。
太子在哥哥怀中似是十分...

【靖苏】不留人间

金陵城中巍峨的大梁皇宫内,有一座观星台。
那是金陵城里最高的地方。
也是大梁的天子除了朝堂和书房最常去的地方。
萧景琰并不喜欢这里,
但他却还是每天都来,
他要遵守他的承诺。
从观星台望去,
可以看到金陵城里繁华的街景,和城外荒凉的原野。
观星台上很冷,
总会让萧景琰忍不住猜测,
那年梅岭刺骨的飞霜,是不是也是这样,
冰冷,又荒凉。
萧景琰紧了紧身上的披风,看着眼前蜿蜒的阶梯,缓缓的拾阶而上。
那里真的很冷,又冷又高
站在上面,有凛凛的寒风呼啸而过,吹开萧景琰身上宽大的斗篷。
萧景琰只是站在那里,望着脚下的万里江山,望着雕栏玉砌的恢弘的宫殿,眼神落寞。
这是他的江山,他的子民。
是他推卸不掉也不能推卸的责任。
那把龙椅看着是令万...

发个预告
零点准时更文
#高甜预警#
#靖苏#
#楚白#
#老年组#
大过年的
新的一年,新的一甜

© 伴常染色体显性遗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