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f

【楚白】不染

楚留香是一个不朽的传奇,每个人都清楚这一点。
他是每一个未嫁女儿的母亲心目中最想要的女婿,
每一个江湖好汉最愿意结交的朋友,
每一个销魂销金场所的老板最愿意热诚拉拢的主顾,
每一个穷光蛋最喜欢见到的人,
每一个好朋友都喜欢跟他喝酒的好朋友。
他当然还是世上所有名厨心目中最懂吃的吃客,
世上所有最好的裁缝心目中最懂穿的客人,
世上所有赌场主人心目中最大的豪客……
不管是谁,黑道白道的人,都承认他是一个天上地下,独一无二,没有谁能代替的英 雄。
即使是关东马场的大老板,长白山里的大参商,名山名寨名道名帮派的总舵主、总瓢把子,平日左拥红,右簇绿,一掷万金,杀人如麻,面不改色的,
可是只要看见他, 人...

【楚白】冤有头债有主(6)

匕首还没有扎下去,白玉汤的手腕便被人大力的握住,只觉得眼前微微一花,楚留香微皱着眉的脸出现在眼前。
白玉汤反射性的低头一看,怀中没有死去的楚留香,没有血,甚至连一丝血腥气都闻不到。
房间完好无损,只是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楚留香正握着他的手腕,满脸担忧的问他出了什么事。
看着楚留香关切的眼,白玉汤猛的一个哆嗦,下意识的松开了手,扑在楚留香去拉他的衣襟。
楚留香还是身着那身月白长衫,只是心口没有伤口和那抹刺眼的血色。
匕首落地的清脆响声惊醒了还沉浸在绝望中的白玉汤,他死死的抱住了近在咫尺的楚留香,心里一阵后怕,喃喃道,
“楚留香,我梦见你死了,死在我身边。”
“我害怕,你不会就这么死了是不是?”
“你不能死,你死了...

【楚白】冤有头债有主(5)

楚留香拎着他的怂盗圣,飘进了附近一个豪华庄园内。
这座庄园是楚•真•土豪•留香新买的。
楚大土豪径直走进他的房间,抬手将白玉汤扔在床上。
白玉汤在床上滚了两圈,晕头晕脑的爬起来,一脸惊恐。
“你!你要干什么!!不准过来!!!”
楚留香笑的不怀好意,作势要往床上来。
白玉汤见状,眼一闭,咬牙道,“头可断,血可流,贞操不能丢!”
楚留香无奈的拍拍他的头,“……小白,你在想什么?乖乖待在这里知道吗,我出门办点事。”
说完威胁似的瞧了他一眼,转身出了门。
白玉汤眨巴眨巴眼睛,看起来很安分的点了点头。看见楚留香出了门,白玉汤高兴坏了,赶忙往房顶上一窜,还没站稳就听见楚留香用内力远远的对他说,
“不准跑出这庄子,不然天涯海角...

【楚白】冤有头债有主(4)(过渡章,短)

众人维持着目瞪口呆的表情看着一脸淡然的楚留香。
莫小贝激动的冲郭芙蓉嚷嚷,“我就知道站楚白准没错!看吧看吧!”
“……”郭芙蓉抽了抽嘴角,把蹦达的正欢的莫小贝按回座位。
这边楚留香坦然自若的接受众人的目光洗礼,那边白展堂已经开始反省是不是自己最近缺德事做多了导致遭报应。
其实白展堂真是不想再招惹楚留香,但是人都千里迢迢的找了那么久,说不感动是假的。
楚留香在他眼里是块难啃的骨头。
他倒想点了楚留香跑路,可楚留香没事儿就移穴,点不着。
迷药这种东西楚香帅简直免疫max
再说了,楚留香多聪明啊,要是给他下迷药,最后绝对喝到自己嘴里。
白展堂想起以前他给楚留香下迷药未遂后果,打了个哆嗦,放弃下药这个想法。
香帅的武功虽...

【楚白】冤有头债有主(3)

第二次白玉汤学聪明了。
楚留香去岸上办事时,船就停在岸边,白玉汤没上岸,而是躲在了另一艘船里。
那船里的布置奢侈华丽,白玉汤本以为这是艘普通富贵人家的船,结果随着那船靠了岸,白玉汤才发现,这竟是平南王府的船。
真有钱。
是个值得逛的好地方。
白玉汤如是想。
今天的平南王府有客人,一个模样娇俏的姑娘,路过的白玉汤听见别人都称她展小姐。
展小姐?看起来比较弱。
白玉汤深沉的点点头,待会儿逛完王府从她的院子走!
是夜,白玉汤刚刚进了库房,就听得一声呵斥,“小贼,哪里走!”
一个黑衣姑娘拿着把剑指向他,正是白天那位展小姐。
“小贼,报上名来!我听得你白天就在王府屋上鬼鬼祟祟的,说!你有什么阴谋!”
白玉汤抽了抽嘴角,
糟,看错...

冤有头债有主(2)

天很快就黑了,白展堂躺在大堂桌铺上,闭着眼,全神贯注地听着屋顶的动静。
听了一会儿感觉不对,好像有人又听不到声音。
于是白展堂睁开了眼。
冷不丁和那双从屋顶的洞里往下望的眼睛。
温柔,白展堂的第一感觉。
等等,白展堂眯起了眼睛,不对啊,这咋越看越眼熟……
“娘啊喂!”白展堂已经认出来这所谓的采花大盗了,吓得他滚下桌子就想跑。
然而那人已经飘下了屋顶,进了客栈。
白展堂气急败坏的嚷他,
“楚留香!你你你你你干嘛呢!大半夜不睡觉来偷窥好玩儿啊是咋滴!”
白展堂明星是气坏了,脸上还有跑路被拦的心虚。
来人一袭白衣,外罩一个小黑斗篷,丰神俊朗,笑意温和。
正是那位“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中的大名鼎鼎的盗帅楚留香。
屋里装...

© 詹花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