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f

【信白】薄幸(甜,相信我。真的)

   是组长吩咐的内容呢 @今天的喵子er依旧如此帅气
  “因为我不会写古风文呐
  (*°ω°*)”组长如是说。
  我:“……”
   开头尬吹白白美貌,真的真的尬,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不想正经写文。
  充斥着逗比气氛。
  不要相信题目!
  其实题目意思哼好啊:自从我遇见你,那么其他的幸运就很单薄了呢。
  虎头蛇尾,没有组长字数多。
  和组长那篇是有联系的啦。
  纯白韩信×风流李白
  组长那篇是
  风流韩信×纯白李白哦
  组长链接走→【我有个恋爱想要和你谈谈】
   其实刚开始想写现代白MB的,被组长坚决制止了。
  “不要开车!我是清水lo主啊!”
  可我不是啊……
  两脸蒙逼.jpg
   结果还是没开车呢😂
   不过拔杯的车大概要恒久之后才会发,楚白文也不是坑了!只是没时间打字啊。再发文恐怕要在高考之后了,嘤嘤嘤。
大家再见。
  
  
  
  
  
  
  金陵城乃天子之都,是个寸土寸金的好地方。
  天子脚下,达官贵人多,游乐之所也多。
  秦淮河畔是最热闹的销金窟。
  玲珑坊美人如云,逍遥楼一掷千金。
  但这其中最美妙的去处,当属朝夕馆。
  朝夕馆有三阁,沉香阁,奕客阁,馥瑜阁。
  沉香阁有天下最美味的宴席,奕客阁是金陵最好玩的赌场,但大多数人却最向往馥瑜阁。
  馥瑜阁烟花之地,阁内又设两楼,翠微楼皆为女子,个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花魁妲己更是万里挑一的美人,但妲己再美,却也比不过藏妖楼的头牌公子白。
  公子白之风姿,好事者以“白玉美人,尽态极妍。媚有艳骨,冷如霜月。美目顾盼,熠若星河。灼灼如火,诗酒风流。”颂之。
  至于公子白之文采,连端明殿的老头子都赞不绝口(后来知道是藏妖头牌所作,晕了过去。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
  *
  美人是有特权的,挑客人全凭心情,已经有很久没有人得到过公子白的另眼相待了。
  花朝节的时候,按惯例公子白是要登台的。
  那天护国大将军的公子韩信刚刚凯旋归来,他的狐朋狗友郡王刘邦硬是以庆祝为名将他拉到藏妖楼去。
  韩信是将门子弟,管得严,从来没来过烟花之地。
  “我说刘老三,你是不是怕你父亲打你才拉着我一起的?”
  “啊?那哪儿能呢,韩公子,我是什么人你不清楚?”
  就是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才问你啊…
  “哎呀韩公子,放松点,今天就是来看看美人,什么都不会做的。”
  韩信翻了个白眼,
  废话,我当然知道以你的胆子什么都不会做,要不然我为什么陪你来这里啊。
  “韩公子我告诉你,公子白可是难得一见的,好不容易出来露个脸,我说什么也要看一看。”
  …感情你连人家脸都没见着你就巴巴的跑过来了。
  “不是啊,我就是好奇,这地方我也没来过几次啊,可是我告诉你,端明殿首席的大徒弟经常往这里跑。你就不好奇那个公子白是怎样的美人?能把那群老古板的徒弟迷住?”
  韩信没接话,其实他觉得美不美都没什么,最主要的是他不喜欢这种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地方。
  突然人群安静下来,
  清越的箫声响起,是一曲凤求凰。
  有一人从幕后那重重纱帘缓步走出。
  韩信呆呆的望着,一时间没有言语。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如白玉,两道剑眉完美的中和了他过于妩媚的眸子。 分明是淡漠清冷的气质,一笑起来却狐妖般勾魂摄魄。
  一曲终了,公子白看着四周人群脸上的狂热与迷恋,只觉无趣。
  随意一眼,却望见台下呆呆看着自己的红发青年。
  面生,想是第一次来旁边那紫发的骚包男子倒是常来。
  当是护国将军家的公子。
  红发青年还是呆呆站在原地,想是有些不知所措。
  公子白抬手掩去嘴角笑意,对妈妈点点头。
  就他吧。
  于是片刻之后,韩信便被妈妈恭恭敬敬的带到一处水榭。
  留下刘邦一个人在原地呆滞的看着。
  韩信略微拘束的站在原地,
  “久等了,韩公子。”
  公子白掀开帷幔走了进来。
  “不,不,呃,没关系的,公子言重了。”
  公子白的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那便好,韩公子叫我李白吧,不用见外。”
  “韩公子第一次来藏妖?”
  韩信的脸有点红,但还是点了点头。
  李白的笑意加深了些,
  “酒量如何?”
  “啊?”韩信有些不明白他问这个干什么,“我自小在军中长大,酒还是喝得一些的,不知……”
  韩信的话音未落,就看见李白以一种绝不可能出现在寻常头牌身上的姿势从桌子底下掏出了几坛酒,“啪”地放在了桌子上。
  “那就好!京城里这些细皮嫩肉的家伙,喝酒喝不到半坛就醉晕了过去!”
  李白的脸因为找到了一个酒伴而微微发红。
  “今日咱们不醉不归!”
  韩信站在原地,呆滞如刘邦的看着李白豪爽地拍开封泥,仰头就灌下几口。
  “怎么?韩公子不喝?”李白挑眉看着韩信,勾起一抹媚笑,“今夜可是良宵,韩公子,你若赢了我,我随你处置。不好么?”
  韩信觉得现在很不妙,他肯定脸红了。说不定比他的头发还红。
  事实上虽然他的脸没有他的头发红,不过也差不多了。
  李白已经忍不住放肆地大笑。
  韩信迟疑着,还是在桌旁坐了下来。
  *
  韩信的酒量当然没能胜过李白。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韩信已经差不多快失忆了。
  不过他很庆幸,因为虽然他脑袋疼得像是被谁砍了一刀,不该疼的地方一点也不疼,比如屁股。
  昨夜饮的是金陵没有的烧刀子。
  一口下去,便如刀子般从喉咙刮到腹腔,烧的人生疼。带着一股边疆沙漠般的荒凉气息。
  李白却浑然不觉,大口下去如饮桃花酿。
  他有些不明白。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李白又开始喝酒,仿佛将那坛子里的酒当作醒酒汤般。
  韩信理了理凌乱的衣裳,从床上坐起来,走到桌旁。
  “为什么你喜欢这种酒?”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李白嗤笑一声,“客人送的。”
  “金陵没有这种酒,他们都不喜欢烈酒,他们怕疼。只有在黄沙漫天的边疆才会产这种纯正的烧刀子。哪里会有这样的客人,不送你千金佳酿,却送你这种在边关随处可见的烧刀子。这一定是你自己寻来的。可你明明身在金陵,却要特意去寻这种酒,肯定很喜欢这种酒。”
  韩信有些忍不住说多了,
  他略微记得昨夜李白也同他一样喝醉了,他记得李白朦胧的眼和他拽着他反复问的同一个问题,
  “你是我的良人吗?”
  他不知道,
  但这世界上是有一见钟情的 ,
  他想他愿意做他的良人。
  他已经沉沦了。
  李白听见他这一通问,勾唇笑了。
  “傻子,在这种地方呆久了,谁都会喜欢烈酒的。”
  李白仰头又灌了一口酒
  “越烈的酒越醉人,越醉越糊涂,越糊涂才越快活,不好么?”
  “要清醒有什么用?清醒的人最荒唐。”
  韩信看着他,沉默半晌, 伸出手按住酒坛,
  “不要再喝了。”
  李白不屑地笑笑,“哦?”
  “酒喝多了容易老。”韩信的语气很诚恳。
  但李白现在只想跳起来把酒坛子砸在韩信脑袋上。
  “呆子!”
  亏我还早上起来喝酒!你就给我说这个?你现在不该把我抱在怀里好好安慰我说生活不知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吗?
  韩信没有管李白说了什么,固执地用手按住酒坛,
  “酒喝多了伤身,别喝了。”
  李白斜睨他一眼, “好吧好吧,真是的。” 呆子。
  但从这以后,无论李白出了藏妖楼去哪里都能碰见韩信。
  去一品楼取他订的酒,半路红发男人骑马飞奔到自己面前,
  “好巧,李兄也去取酒?”
  去天香局吃个饭,吃到一半门被推开,
  “好巧,李兄也来吃饭?”
  去城外青山寺上柱香,回城看见红发男子站在城门口,
  “好巧,李兄也进城?”
  巧个屁,别以为我不知道到处都是向你通风报信的人。
  李白忍不住去找他,说是找,只是李白窝在藏妖楼里派小厮去传个话而已。
  “你在干什么?”
  韩信又开始手足无措,
  “我……”
  “嗯? ”
  像是豁出去了,
  “我,我心悦公子。”
  李白噗嗤的笑了, 傻子,早看出来了。
  “我也是。”
  “啊?”韩信茫然的望着李白,有些不可置信。
  “我是说,我也是。”李白笑吟吟的望着他。
  “……”
  “……”
  糟了,告白成功之后该做什么来着?
  李白和韩信对望着,两脸蒙逼。
  “对了,我……赎你出来?”
  “……不用啊?”
  “啊?”
  “我其实emmm……”
  “啊?”
  “我其实是武陵王李太白的私生子,早就是自由身了。”
  “啊?”
  韩信今天蒙逼的次数比他前十几年还多。
  “那你还留在这里?!”
  “……这里比较好玩嘛。”李白嘟嘟囔囔的说。
  韩信无奈的叹了口气。
  ……
  一月后,
  “走吧,重言。”
  “嗯。”
  启程去边疆长长的军队里,韩信和李白骑马并排走着。
  “没想到你骑术这么好啊。” 韩信憨憨的挠了挠头。
  “那是当然,我好歹也是学过武的!”李白白他一眼,
  “那以后都要并肩作战咯。”
  “废话。” 李白理了理袖口。
  “我会保护你的。”韩信注视着他。
  “知道啦知道啦。”李白忍不住笑起来。
  
  

评论(4)
热度(33)
© 詹花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