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f

【楚白】不染

楚留香是一个不朽的传奇,每个人都清楚这一点。
他是每一个未嫁女儿的母亲心目中最想要的女婿,
每一个江湖好汉最愿意结交的朋友,
每一个销魂销金场所的老板最愿意热诚拉拢的主顾,
每一个穷光蛋最喜欢见到的人,
每一个好朋友都喜欢跟他喝酒的好朋友。
他当然还是世上所有名厨心目中最懂吃的吃客,
世上所有最好的裁缝心目中最懂穿的客人,
世上所有赌场主人心目中最大的豪客……
不管是谁,黑道白道的人,都承认他是一个天上地下,独一无二,没有谁能代替的英 雄。
即使是关东马场的大老板,长白山里的大参商,名山名寨名道名帮派的总舵主、总瓢把子,平日左拥红,右簇绿,一掷万金,杀人如麻,面不改色的,
可是只要看见他, 人人的脸色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改变的。
在人们的心目中,他早已是一个不朽的神。
但是人们却忘了,纵然是神,也是会老的。
更何况,楚留香他本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大活人。
他退出江湖几十年,仍然有他的故事流传。
彩蝶双飞翼,花香动人间。
没有人愿意相信,楚留香老了。
但楚留香确实已经老了。
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这一点。
皱纹已经攀爬上他的剑眉星目,
冬雪已经漫上他的眉头与鬓角,
他的眸子虽仍然清澈,却已失去了那种明亮的光华。
即使他努力地挺直脊背,有的时候也仍旧不可避免地显出一丝老态。
这对别人来说也许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
但对楚留香却并不是这样,
虽然他也无可避免的感到一种悲凉。
楚留香不再穿他那一袭白衫,
他的身上的郁金香的美妙香气也不再有了。
就算是年轻时的挚友胡铁花站在这个已老的楚留香面前,也不可能认出他来。
但总会有人认出他的。

清晨,
楚留香走进一家朴素的客栈,
老板娘懒懒的抬了抬眼,看清来人后,淡淡的点点头,
“来啦?”
楚留香也点点头,
“来了。”
“这次要待到多久?”
他沉默了很久,
“不走了。”
老板娘闻言,拨弄算盘的手顿了顿,
“胡铁花,也去了么。”
“……嗯”
“那就住下吧,白大哥会高兴的。”
“嗯”
楚留香轻轻应了,默然地坐着。

黄昏的光影透过门窗照进屋里,老板娘吩咐伙计看门,转身和楚留香出了门。
楚留香转头看了看客栈大门正上方同福客栈的牌匾,嘴角溢出一声叹息。
又转身跟着老板娘走远。
郊外,天色已经十分暗沉。
老板娘放下手中的酒,一屁股坐在墓碑前的空地上,拔开酒塞仰起头喝了一大口。
楚留香靠着墓碑坐下来,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酒,也喝了一大口。
“你恨我么?”
“恨你?”老板娘苦笑一声,“谁知道呢。”
她轻轻地道,“我也知道不是你的错,我也知道不该怪你。”
“可我又能怪谁呢,怪老天爷不长眼?”
“老天爷又是个什么东西呢,怪它?怎么怪?”
“人在老天爷眼里,就像只蚂蚁一样小,轻轻一捏就可以让它死。”
“我又拿什么去问那老天爷讨个说法?”
她又灌了一大口酒,红了眼眶。
楚留香沉默着,偏头去看那石碑上陈旧的刻字,
『白展堂之墓』
“对不起。”
老板娘闻言却激动起来,恨恨道
“你说对不起干什么,啊?”
“你就总是这个样,你叫我怎恨的起来!”
楚留香动了动唇,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伸出手安慰一般的揉了揉她的头。
感受到从头上传来的那一丝温暖,她终于忍不住扑在他怀里大哭起来,
“楚大哥,我真的好想他们啊,我想我嫂子,想大嘴,想秀才,还有,还有小郭姐姐和无双,还有小六,小米,老邢。”
“我真的特别特别想。”
“每年你来的时候,我就比以往还要想他们。”
楚留香轻拍着她的背,像是在安慰那个曾经爱撒娇爱吃糖葫芦的小女孩。
听着莫小贝的抽泣,他自己的眼眶也红了起来。

莫小贝从他怀中起身,擦了擦泪,
“很久没有这么畅快的哭过了,我其实不该哭的,不能让白大哥以为我这么多年还没长大呢。”
她继而勉强的笑了一笑,
“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话想和白大哥说,我就先走了。”
楚留香点点头,看着她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几十年了,
他走了几十年了,
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
连胡铁花在之前不久也去了。
偏偏他自己,
长寿的叫人叹息。
所以人都觉得,楚留香的结局不可能是普普通通的老去,然后宁静的死去。
一个像楚留香这样的,不平凡的人,
他该轰轰烈烈的离开,
也许他会在决斗中同归于尽,也许他会在和好友大醉一场时在水中捞月而死,又或者是在背叛与忠诚的混战中死去。
现如今的世人甚至以为,他楚留香化作那清风而去,不留人间时。
他却缓慢的行在路上,
去见他失去了许久的那个人。
其实他每年都来,本想常住,
但偏偏他的挚友又是个多事的麻烦精,
总是喜欢惹祸,又让他去解决。
他想起胡铁花临终前说的话,
他说我其实不是喜欢惹事,我就是担心你,你呀,每次去那个七侠镇,回来之后,都面如死灰,就好像你马上就要死了一样。
唉,这些年,我,张三,还有你的那些朋友,都陆陆续续的成了家,就只有你,还是在到处飘。
我知道,你忘不掉他,可是人总是要往前走的是不是?
我知道你是大名鼎鼎的楚留香,可我也知道,你不过就是个厉害点的男人。
有了心上人之后啊,那就跟那些个普通男人一样了。
会吃醋,会想念,会为了那个人做出你不会做的事。
但我也知道,就算他死了,你也是忘不掉他的,甚至,放任自己沉醉颓废。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消沉下去。
我得给你找点儿事做。
我怕也没多久可活了,
但是这么多年呢,我也活够了。
你啊,就去找他,
我这里呢,也不用收拾啦。
楚留香仍旧是沉默。
胡铁花看着不清醒,其实他比谁都看得明白。
楚留香看着胡铁花爽朗的笑容,
突然为自己也为胡铁花感到一丝悲凉。
这世上,唯英雄迟暮最可悲。

这一生,他自认为自己没有几个对不起的人。
但他的挚友胡铁花是一个,
白玉汤也是一个,最特别的一个。
可是他都没有办法偿还了。
他也老了,
就算日日想念,
也挽不回留不住那颗心。
楚留香苦笑着灌了一大口酒,
麻布的衣袂落在尘土里,染上了泥泞。

天色已经暗了,
楚留香靠着石碑,缓缓的睡了过去。
梦里,那个明亮骄纵的男人站在一片光晕里,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
灵感取自河图的歌-《不染》
第一次从书中看见楚留香的时候,我就被这个男人迷住了。
我总是很喜欢古龙笔下的浪子,比如陆小凤,比如胡铁花。
他们在江湖快意恩仇,富有时在温柔乡中沉溺,红颜作陪。潦倒时,随便找个酒馆就能一醉到天明。
潇潇洒洒,仿佛明天就能死去。
但他却不算是个浪子,他是个游侠。
盗帅踏月留香,多美啊。
他确实是个迷人的男人,
这个男人英俊潇洒,善良多情,聪明睿智,武功高强,面临危机却谈笑自若面不改色。
就算在强他几十倍的薛衣人,石观音这些人的面前,他却也从未败过。
就好像世界上所以美好的词汇都可以用来赞美他。
世界上最强大的是人心,最脆弱的也是人心。
楚留香就有着最强大的那颗心。
我总是想,也许没有什么能够打败这个男人了。
后来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句话,
大意是,
时间是每个人的最大的敌人,每个人都尽力的和时间作斗争,当一个人害怕到了极点,就会有为此做出不可控的事,比如炼长生不老药,比如用血沐浴。
楚留香也许不会为此担心,但他毕竟是要老的。
时间能够打败他,却不会叫他屈服。
其实像楚留香这样的人,最好的结局是死在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里,在他最辉煌的时候,像流星一样留下耀眼的光彩。
又或者他可以死在女人的怀里,荒诞又不羁。
不过英雄难过美人关么。

我喜欢白展堂的原因很简单,他比楚留香有人气儿。
他不是神,他会哭会笑,会为了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勇于赴死,在遇见强敌时会怂,在胜利之后会得意洋洋。
这个人嬉笑怒骂都好像又深又浅。
他窝在一个俭朴破烂(?)的小客栈里,和大家嬉闹,
但他同时又是一个轻功高绝的人称盗圣的那么一个人。
我是个喜欢反差的人,再加上,沙溢在年轻时那也是嫩的不行的那一类。
虽然楚白的cp有些冷,但是冷不过GGAD明明官配但冷如拉郎。
#高甜预警#
#开不开心#
#高不高兴#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评论(8)
热度(61)
© 詹花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