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f

【老年组】生生

大梁的天子驾崩了,
宫里宫外一片萧瑟,
在这些人中,最伤心的不是他明媒正娶的皇后,也不是他的正统嫡子。
更不是那些跪地痛哭的大臣。
而是他的皇兄,先帝皇子时代的养子,如今的长林王萧庭生。
梁帝出生时,第一眼看见的不是产婆和乳娘,不是他的父皇母后,而是他那时尚且年少的兄长萧庭生。
刚出生的婴儿,哪里会有记忆。
但不论他第一眼看见的是谁,至少从梁帝记事起,他这位名义上的兄长就一直陪着他。

萧庭生还记得萧歆刚出生时,还是皱皱巴巴的一团,连哭声都小小的细声细气的,捧在怀里都怕碎了。
太后温柔的笑着,道
小孩子出生后都是这样的,等他长两天啊,就变漂亮了。
萧庭生懵懂的点点头,低头看着怀中脆弱的孩子。
太子在哥哥怀中似是十分高兴,挥舞着小手,笑出了两个酒窝。

柳皇后把太子养的十分好,看起来白白嫩嫩的。
先帝政事十分忙碌,便让庭生常常陪着。
从小太子牙牙学语到长成一个俊朗的小少年,
萧庭生一直跟着,
他自己也从一个瘦弱少年长成了风度翩翩的青年。
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好,
他们的行动越来越默契,甚至到了心意相通的地步。
终于在一个醉酒的黄昏,萧庭生从萧歆的轻轻一吻中,察觉他动了心。
萧庭生不知道萧歆是何时动心的,
等到他察觉,
却发现,
原来自己也早已情深。

情之一字,最是害人。
先帝终于在他们越来越默契的神情中察觉出了什么。
在某个烟雨蒙蒙的日子里,先帝召来了庭生。
萧庭生跪在冷冰冰的殿中,
龙椅上的帝王却走下王座,用力地把他拉起来。
“庭生,你告诉朕,你爱他吗?”
萧庭生张了张嘴,却只是垂下头,低声道
“不敢。”
萧景琰深深的看着他。
不敢,而不是不爱么。
他叹了一口气,
“庭生,你不用瞒朕。朕,是知道的。”
“你们自小一起长大,虽然他不说,心里却还是十分的依赖你。”
“但他是我的独子,注定是大梁未来的帝王。”
“就算你们在一起,未来,作为大梁的天子,他也必须娶妻。”
“而你,也许可以一生不娶,但那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此事败露,你们会受到世人鄙夷,文人的口诛笔伐。你承担的起吗?”
“就算你承担得起,那么他呢?”
“你舍得吗?”
萧景琰顿了顿,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走上了他的老路。
他其实不希望庭生走上这条路,
这条路上荆棘丛生,崎岖坎坷,
相守不能言,相思不能诉。
那太苦了。
可是他也知道,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他不能让庭生放弃萧歆,
就像当年的他不能放弃林殊一样。

萧庭生看着这个把他养大的男人,大梁的天子,
他的两鬓斑白,却仍旧容颜俊美,带着如山的沉静。
但是现在这个沉静如山的男人的眼里,只有一片荒芜的死寂。
萧庭生猛的跪下,斩钉截铁道
“臣愿以己之躯护他一世平安,愿披挂上阵守我大梁!纵不能常伴左右,臣,心甘情愿!”
“你做好决定了?”
“…是,臣知道,他是大梁的天子,臣不敢妄想。臣是这大梁的臣子,应以大梁为先,但是臣……”放不下。
他知道,最好的办法是舍弃这段情。
可惜,能轻易挥剑斩断的就不叫情丝了。
萧景琰握住他的手微微紧了些。
“……好,无论你做哪种决定,朕都支持你。朕只希望你日后,莫要后悔。”
萧庭生抬头望着他,
那男人说这话时,眼中似有感伤,让这个坚不可摧的男子多了一分沧海桑田碧海须臾的气息。
很久很久之后,萧庭生回想起那日冰冷辉煌的大殿中身着龙袍的男子,方才恍然这个人是用怎样痛苦挣扎的经历才换回那样即使明亮却安静的不可思议的眼神。

萧歆很聪明,这是他还是十岁时,奉帝命来教导他的太傅亲口承认的。
越聪明的人越容易看透。
所以当他某天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对自己的哥哥有着不可言说的感情之后,他毫不吃惊。

萧歆是大梁的太子,
从小便被先帝教导的很出色,
只是越出色,他就越明白,
身为大梁未来的天子,他绝不应该爱上一个男人,尤其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哥哥。
身为天子,他可以怜悯,可以慈悲,但他就是不能偏心,不能被爱迷了眼。
所以他不动声色的把这份感情藏住,锁起来。
萧歆本来以为这样每日看见他就已足够,却发现在一起越久,那些藏在心底禁忌的感情就一日比一日更深,
终于在那个醉酒的黄昏后,他忍不住偷偷一吻。
他想,
这样就可以了,这样就很好了。
他不能再奢求更多。

可是当他骤然听闻萧庭生即将大婚的消息时,他的心还是忍不住一动,说不上什么滋味,酸酸涩涩,有些难忍。
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的来临,可他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这么令人…难以接受。
想起那天奇怪的传召,萧歆隐约知道了那次谈话的内容。
这对他们来说也许不是最好的结果,但这对大梁来说是最好就行了。
萧歆第一次意识到他父皇的沉重。
为君者,当以万民为己身,以苍生为己心。正衣冠,正言行,正品德,事事三思而后行。
这万里江山如画,终究只能一人独享。
那个女人会穿着大红的嫁衣嫁给他,会和他肌肤相亲,会和他相守相爱,她还会给他诞下一个可爱的孩子,她会完全得到他。
好不甘心,
真的,好不甘心,
从小到大只属于他的庭生哥哥现在要属于其他人了。
可他却毫无办法。

萧庭生大婚的前一天,萧歆扯住他,要他陪他喝酒。
萧庭生答应了。
于是,
萧歆喝醉了,
那天晚上,萧歆看着他,什么都不说。
萧庭生可以从他的眼里看到无端的诱惑,
他并不想控制自己,
可他却没有喝醉。
那是萧庭生第一次意识到,酒是个好东西,
至少醉后的行为都可以推脱在酒上。
萧庭生伸出手,轻抚着萧歆因醉酒而红晕的脸颊。
“对不起。”
萧歆的眼里含着泪,
“如果我不是萧歆,你不是萧庭生,我们是不是,是不是就可以在一起了?”
萧庭生不能回答他,只是低声道
“臣是您名义上的哥哥……”
“……”
“臣是大梁子民,一定会守护您。”
“以后,难道就让我们陌路?”
“臣,永远是您的臣子。”
萧歆漠然地看着他,他们其实都知道,这是对彼此,对百姓最好的决定。
只是,
萧歆仰头看着他的兄长,轻轻烙下一吻,
萧庭生低头看着这个他从小到大看着的弟弟,
这样最好,你不只是我的信仰,也是百姓的信仰,
你护你的国,我护我的你。
他不会后悔,他只会怀念,
怀念那个懵懂又热烈的少年。

平旌出生了,
等平旌长到十几岁的时候,陛下每每见了他便会失神片刻,
在这皇室后代里,陛下最喜欢平旌,也最宠平旌。
平旌性子活泼,闯了祸便喜欢躲到陛下这里,只要不是什么大事,陛下也不管。
萧景琰每次看见平旌,都会想起原来的林殊,那个明亮的热烈的骄傲少年。
直到小殊走后,萧景琰想起他受的苦,连呼吸都不能顺畅了。
那个少年,明亮,如骄阳似火,也曾如平旌这般,骄傲张扬,烈马长枪。
都不在了,不会再有了。
记忆中那个少年明亮的笑容。
再也,回不来了。

萧庭生是知道的,陛下怀念的那个人,就是苏先生。
他其实无法想象,苏先生会和平旌相像。
苏先生是一个安静的,甚至有些冷淡的人。
直到很久之后,萧庭生终于明白了。
苏先生就像是火焰燃尽之后的灰烬,虽冷犹热。
灼灼如火,铁骨冰心。

他和萧歆默契的没有提过那带着醉意的一吻。
萧歆也娶了妻,生了太子。
先帝病逝了,
驾崩前,病的糊涂的先帝嘴里一直呢喃着,
小殊,别怕。
萧庭生听着,突然感到一阵悲哀。
一生得不到的爱,
他和萧歆,不也是如此么。

“哥哥,哥哥。”
萧歆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萧庭生抱着萧歆,突然想起他们多年前的,那个带着酒香的吻,
想起那个热烈的少年,
想起多年前的在他怀里睁开眼的小孩,
他不后悔,
只是,他突然想,如果他们在一起了,萧歆是
不是就不会这么早就离去。
是不是如果他那时醉了,萧歆会不会就能有一个美好而长久地人生?
萧庭生紧抱着萧歆,合上了他的眼睛。
..........................................
#高甜预警#
#充满善(恶)意的微笑#
#对不起大家#
#新的一年,新的一刀#

评论(12)
热度(71)
© 詹花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